秋葵app最新下载网站

   郝萌暗暗后悔自己瞎了眼,逃离了陆之谦的贼窝,又不小心上了林若彤这条贼船。

   眼看林若彤作死的想把视频发送给陆之谦,她赶紧阻止林若彤的作死行径:

   “若彤~我求你了,你别发,别发!”

   林若彤脸不红心不跳的耸耸肩,幽幽开口道:

   “别发可以,先告诉我你和陆之谦一晚来几发?”

   郝萌脸又开始一阵阵的泛起红潮,暗暗腹诽:

   林若彤到底是不是女孩子,到底有没有廉耻心,竟然追着别人问一天晚上来几发!

   难道……问出来之后,她晚上和他男人发-射火箭的时候,会比较舒服嘛!?

   郝萌咬了咬唇,开始掰着手指头数,犹豫着到底要告诉她多少次比较妥当。

   说得太少,好像侮辱了陆之谦身为一个正常男人该有的能力;

   可说得太多,又难免会让陆之谦背上大-种-马的嫌疑……

   总之,郝萌觉得自己左右不是人。

   泡泡浴少女与她的小黄鸭

   只恨不得买十块豆腐回来撞。

   郝萌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,林若彤却像打了鸡血一般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。

   “郝萌,你不说也可以,不过你就别怪我不顾念和你的友谊了。”

   说着,林若彤又作势拿起手机。

   郝萌小脸一白,赶紧三步并作两步,小跑到林若彤身边。

   颤抖着手,紧张兮兮的摁住了林若彤的手机,睁着大眼眸,讪讪说:

   “彤彤,我求你了,你行行好,看在我对你这么好的份上,别把我逼到绝路。”

   林若彤笑得一脸荡-漾,伸手戳戳郝萌嫩得可以掐出水来的脸蛋,色-眯-眯的说:

   “萌萌,瞧你这副可怜样儿,男人看见了都得被你骗了。只可惜你挑错对象了……”

   说着,林若彤毫不怜惜的张开五指,朝郝萌脸上又捏又拍。

   待林若彤意识到郝萌的脸已经被她捏出红扑扑的一大片,脑海里立即浮现陆之谦对她愤怒直视的凶残模样。

   林若彤赶紧收回了手,同时不忘严肃的叮嘱郝萌:

   “我刚才蹂-躏你的事情,你不许告诉你老公,也不许在他面前告我的状,否则我跟你断绝关系,从此恩断义绝!”

   郝萌觉得林若彤莫名其妙的,她也不是第一次被朋友这样戳脸了。

   以前江美美在学校的时候就经常拿她的脸当面粉戳。

   以至于郝萌常常有些郁闷自己的脸是不是特别长得像面粉。

   郝萌努努嘴,有些讷讷的说:

   “我不会告诉陆之谦的,而且……陆之谦又不是我老公。”

   “他是不是你老公,这事都不是关键,关键是他觉得你是他老婆。”

   “哦……”郝萌咬了咬唇,还在纠结她手里的手机,讨好似的开口,“若彤,你把手机的视频删了吧,我请你去吃东西。”

   林若彤笑了笑,说:

   “别,我无福消受。”

   郝萌扁扁嘴,郁闷的说:

   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嘛,反正……我是不会说的……”

   林若彤嘚瑟的挑起眉毛:

   “也行,你不用说的,就给我用比的,你直接用手指给我比划一下,陆之谦一晚来几-发?”

   郝萌完被林若彤打败,急得想撞墙,偏偏还没有墙可以撞,只得无奈的开始回忆往事……

   她记得,距离最近的一次,还是那天她逃出别墅的那一次。

   那一天,陆之谦的身体状态不是太好,只持续了十几分钟就完事了。

   当时,陆之谦还像孩子似的,信誓旦旦说他下一次会好好表现来着……

   想到这里,郝萌不由的想笑。

   朝着林若彤伸出了一根指头,想了想,郝萌又忽然觉得不妥,这会让人“小”看了陆之谦。

   于是,郝萌又悻悻的伸出了一根手指。

   林若彤盯着郝萌比出两根手指,有些诧异,仿佛完不相信:

   “才两次。我靠!不是吧……陆之谦的身材比林家辰还好,怎么才……”

   话说到一半,林若彤方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语,赶紧住了口。

   郝萌却听出了一点端倪,追着她问:

   “和林家辰有什么关系啊?林家辰不是你二叔吗?难道……啊……”

   林若彤白她一眼,强自镇定道:

   “啊什么啊?”

   郝萌摇摇头,她觉得自己一定是电视看太多,脑补过头了,林若彤的炮-友怎么可能是她二叔呢?

   于是,郝萌赶紧说:

   “没、没什么,是我想错了。”

   林若彤耸耸肩,云淡风轻的说:

   “当然没什么,我的意思是说,你男人身材那么好,比很多男人都好,怎么一晚才两-发?”

   郝萌闻言,皱了皱眉,低声不满的开口:

   “你怎么知道我男人的身材好,你又没有见过……”

   林若彤笑了笑,觉得郝萌有时候真是笨得可以,不过男人估计都好这口,所以陆之谦才被她迷得团团转。

   轻轻咳了咳,林若彤伸手戳戳郝萌的脑袋,恨铁不成钢的开口:

   “我没见过也会猜,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?”

   郝萌有些郁闷道:

   “可是陆之谦又不是猪。”

   林若彤眯了眯眼,说:

   “他是不是猪我不知道,可是我知道你一定在骗我。”

   郝萌皱了皱眉头:

   “我、我没有……”

   林若彤笑得一脸荡-漾,说:

   “你说的一定是他状态最不好的时候,来,老实告诉激烈,你们最激-烈的时候,一晚多少发?”

   林若彤说这些话的时候,脸色如常,看不出一丝波澜。

   就好像在菜市场买菜的时候,她平静的问卖菜的妇人:‘大姐,这香蕉一斤能称几根儿啊?’

   郝萌感觉自己已经完被林若彤这个腐-女打败。

   实在是被她缠的无路可走,最后,郝萌用力一咬牙,诚实的增加了几根手指头。

   而后,她又羞又恼,像个被责罚的孩子一样,垂下了脑袋,悔恨的盯着自己的脚。

   林若彤却仿佛一点都不信。

   她睁着大白眼,直直的盯着郝萌竖起的手指,一根一根的数下来。

   而后,林若彤很不忿的得出了一个结论:

   “丫-的!你骗姐姐吧?这个不可能!”

   郝萌于是又红着脸,补了一句话:

   “都说了,那是最、最、最激-烈的时候嘛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