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65_a543

这感觉怎么的就这么让人难受的。

对了,不想这个了。

老爷子现在人呢?

这又是跑到了哪里去了?

“不会是改了主意回去了吧?”

叶淑云这想了想,问着陆进,“咱们是把人给骗来的了,要是老爷子这反应了过来,又是气呼呼的回去怎么办?”

“现在有车给他回吗?

陆可是没有想的太多,他就知道,他老子一定还在家里的某个角落里面钻着呢。

叶淑云这才是想起来,确实是没有车的,警卫员不在,陆老爷子自己也是不能开车,如果陆逸要送他回去的话,也会同他们说的,而陆秦就样子,怎么可能再同开车卷烟厂老爷子,再说了,陆秦那车敢坐吗,要是万一弄个不好,要是刹车再是失灵了那要怎么办?

老爷子可是一个十分迷信的人,现在怎么可能还会坐陆秦的车,最少在这一年之内都不会的。

“每个房间里面都是找了吗?”陆进再是问着。

“你也知道爸的脾气的,他不爱一个人呆在房间里面。“

文艺气质的校花美女图书馆里求偶遇

叶淑云点点头,好像就是这样的,陆老爷子的性子就是这样的,他确实是不爱呆在房间里面,尤其是一个人,他最爱的坐就是在沙发上,看这个不顺眼,那个不顺眼,这个说几句句,那个骂几句,怎么可能会在房间里呆着不出来,这也不像像是他的性子格啊。

可是,这人呢,这人去哪了?

陆进摇头,他不知道,他现在也是急燥。

他老子不见了啊,怎么办啊?

“爸妈,怎么了?”

陆逸走了过来,他这是出来找言欢的,本来都是到了她的休息时间了,一直都没有回来的,怎么他父母这是在说什么,两个人都是愁眉苦脸的。

“陆逸,你爷爷不见了。”

叶淑云连忙的拉过了儿子的袖子,“你快些去找你爷爷去,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哪里想不开了,直接就离家出走了。”

陆逸皱了一下眉,然后轻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间的戒指,而后,他大步的向前走着。

叶淑云和陆进两个人相视了一眼,也不知道陆逸这是做什么去,不过最后却都是跟上了他。

就见陆逸走到了陆老爷子房间的门口,然后将手放在门把上面,这是状似要进去的

“你爷爷不……”

陆进刚是要说,你爷爷不可能在这里。

结果陆逸已经打开了门,而里面还传来了陆老爷子大笑的声音,当是他们走进去了之后。

几个人几乎都是傻了眼了,就见里面,陆老爷子坐在椅子上面,言欢坐在桌子上,桌上还放了一堆的鸡骨头,两个吃的一手一嘴的油,然后一人现在手里还拿了一个鸡腿正在啃着。

陆老爷子连忙自己将手藏在了身后,生怕被人给看到了一样,可是这一嘴的油啊,这偷吃了,是不是也要将自己的嘴给抹了一下,而且一堆的垃圾,谁不知道他们刚才做了什么,吃了多少几只。

言欢到是在大方,她吃着到是挺香的。

不久之后,陆逸拿着毛巾将言欢的手给擦好,还有她的脸。

“偷吃了几只?”

他没有生气,只是有些无奈。

他就说,这两个人都是跑到哪里去了,原来这哪里也没有去,是跑去偷吃了。

言欢伸出了两根手指,“两只啊。”

陆逸再是擦着她的脸。

“吃饱没有?”

此时他的黑眸温温的,明明长了一张没有多少温度的脸,可是在他的字里行间,行为举指之间,却总是可以发现那几分轻易不可见的温和。

言欢点点头,“我吃饱了,我吃了两个鸡腿,两个鸡翅膀,还有很多的鸡肉。”而她说着说着,就将自己的头靠在了陆逸的肩膀上面。

恩,困了。

陆逸将毛巾放下,他没有动,只是等到言欢睡熟了之后,才是抱着她站了起来。

而他低下头,今天你到是高兴。

是的,言欢是真的高兴的,就是连睡着的时候,唇角都是弯着的,长睫落下来阴影,似乎是淡淡青青的,加着几分温色的温柔进去。

一个男人的成功,其实真的只要他的女人就可以了。

而一个女人的成功,也便是在此了。

晚上的时候,言欢就已经睡醒了,她坐了起来,然后迷迷糊糊找着什么。

“找什么?”突然了一道声音传来。

“找手机。”

“找手机做什么?”

“看时间。”

“然后呢?”

“等吃饭。”

这一问一答的到还真是有些一板一眼的意思。

言欢再是摸了摸,摸不到,她再是躺下,不过,却也是醒了。

“几点了?”她问着那道声音的来源,当然这不是平空而来的,因为陆逸在啊。

“六点了,你还可以再睡半个小时,我们一会吃饭去,晚饭。”

言欢抱着被子,却已经没有再睡了,她翻了一下身,就见陆逸正坐在一边,还是很干净的衣服,身上总会有一种木棉花的味道,不浓很淡,而似乎只要在他呆过的地方,也总是会留下这样的味道出来,很好闻,这也是他身上独有的气息,他不用香水,当然似乎也不是喜欢女人用。

她在这个角度,正好看到的就是他的侧脸。

电脑屏幕的蓝光,不时的落在他的脸上,专注而又认直的男人,他的手指快速的敲击着电脑,整个人也都是处理工作,这种有些正经的氛围当中,他也是异常的认真,却也有些高不可攀。

而最多的时候,言欢听到的就是他敲击着键盘的声音,没有规律,却总是好像有些规律。

而就是这样,她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只是感觉自己的心思似乎都是有有些放空了,再是收回来的时候,他已经忙完了,正在一眼不延的盯着她。

言欢坐了起来,然后向他伸出了手。

陆逸走过来,坐下,再是将她抱在了自己怀里。

“陆秦的脸是不是你打的?”言欢一直没有问陆秦那张脸是怎么回事,他不可能摔的,明显的就是被人给揍的,而能揍他的人,也只有一个陆逸了。

“恩,”陆逸承认。

“他的胆子有些过于大了,是要好好的教训一下。”

言欢皱了皱自己秀气的眉毛。

“是他故意撞向我们的车子的?”

言欢想起早上陆秦那疯了一般的举动,如果真的被他撞到了,那么很可能他们都是要摔到悬崖底下,那么就是他们粉身碎骨,尸骨无存了。

Post Tagged with