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71_a552

   陈雨馨也端起酒杯,三个人碰了一下酒杯,但欧阳志远可不敢让陈雨馨喝这小半杯酒,只要这小半杯酒下肚,陈雨馨一定会醉的。就是自己,也不敢轻易的喝下去。

  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,摇摇头,接过陈雨馨的酒杯,把酒杯里的酒倒进旁边的另外一把酒壶,只留下一点,自己酒杯里的酒,也倒出来一半。陈雨馨看着欧阳这样做,知道欧阳志远这样做,肯定有别的意思。

   “呵呵,朱老哥,你想让我和陈雨馨喝醉吗?我们下午还要到石头城,酒壶里的酒,你慢慢的品尝吧。”

   欧阳志远说着话,把陈雨馨的酒杯递到她的手里。

   陈雨馨接过酒杯,小心的喝掉那点碧绿色的花雕,酒滴刚一入口,一种香醇绵长的酒香,如同烈火一般,透过自己的口齿,进入胃里,刹那间,自己如同被点燃了一般。

   这种感觉,吓了雨馨一跳,好浓烈的酒。

   雨馨本来极其漂亮的脸颊,变得一片潮红,增添了一份迷人的妩媚。

   朱文才慢慢的喝了一小口花雕,看着欧阳志远,微笑不语。

   欧阳志远在就从朱文才那暧昧的眼神中,看出来老家伙的不解。欧阳志远知道,朱文才肯定以为陈雨馨是自己的女朋友。

   “嘻嘻,好香的酒。”

   门帘一挑,一个虎头虎脑,戴着银项圈、闪着一双激灵大眼睛的小男孩,拎着帆布口袋,跳了进来

   “哈哈,小虎子,你来了,你爸爸有消息了?”

   阳光少女绿叶映衬好养眼

   朱文才一看小虎子进来,不由得大喜。

   小虎子就是刚才提到的,谢抗日的小儿子,也是和朱文才下棋的小家伙。

   “嘿嘿,朱叔叔,你以为捕捉金背银翅蜈蚣是捕蚂蚱?我爸爸已经进了大山了,还没回来,今天我先把这些蜈蚣和蝎子,给你送来。”

   小虎子闪着机灵的大眼睛,笑嘻嘻的举起手中的口袋。

   “小虎子,我来了。”

   欧阳志远上前一把抱起虎头虎脑的小家伙。

   “哈哈,欧阳叔叔,你怎么来了,小虎子想死你了。”

   小虎子说着话,伸出小嘴,狠狠地在欧阳志远的脸上,啵啵的亲了两下。

   “呵呵,小虎子,叔叔也想你呀。”

   欧阳志远伸出手,捏了捏小虎子胖乎乎的脸蛋。

   朱文才接过小虎子手中的帆布口袋,倒出两个大瓶子,瓶子里装满了铁背大蜈蚣和金线大蝎子。陈雨馨看到瓶子里张牙舞爪的蜈蚣蝎子,吓得一声惊叫,靠近欧阳志远的身旁。

   别说是陈雨馨,就是一般的男人,见到瓶子里狂舞着夹子和毒尾,狰狞之极的蜈蚣和蝎子,也吓得不敢乱动。

   “姐姐,你长得好漂亮呀,和我姐姐长的一样漂亮,我喜欢你。”

   小虎子看着陈雨馨,两眼露出惊奇的神情,笑嘻嘻地道。

   “呵呵,小虎子,你雨馨姐姐肯定也喜欢你。”

   欧阳志远笑呵呵的看着陈雨馨。

   朱文才把那些蝎子蜈蚣过了秤,倒进大缸里。

   让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咯咯的叫声,在大缸里传来。

   陈雨馨看着这个漂亮聪明的小男孩,很是喜欢,连忙从欧阳志远怀里接过小虎子,也是禁不住的捏了一下小虎子的脸蛋道:“小虎子,姐姐也喜欢你。”

   小虎子一听,高兴地笑了起来,露出两颗小虎牙,笑嘻嘻地道:“漂亮的姐姐,你做我的姐姐好吗?”

   陈雨馨微笑道:“好呀,小虎子,从现在起,我就是你的姐姐了。”

   “哈哈,好的,我又有一位漂亮的姐姐了。”

   小虎子高兴的手舞足蹈。

   欧阳志远看着陈雨馨,笑嘻嘻的道:“雨馨,你比我小了一辈。”

   陈雨馨一听,狠狠瞪了欧阳志远一眼,伸手就去掐他。

   “小虎子,你奶奶的病情好点了吗?”

   朱文才一边算账,一边看着小虎子道。

   朱文才一提奶奶的病,小虎子的眼神一下子暗淡下来,泪水再也忍受不住,扑簌的流了出来。

   小虎子一下子扑到朱文才的面前,噗通跪倒在地,流着泪大声道:“求求你,朱伯伯,你快救救我奶奶吧,她已经不认得小虎子,她现在看到我,就叫爷爷的名字,我奶奶是不是要死了?呜呜呜,朱伯伯,求求你,救救我奶奶吧。”

   小虎子哭着,给朱文才磕着头,小脑袋上都磕出血印子来了。

   看到小虎子的样子,陈雨馨的眼泪,一下子流了出来。

   朱文才一把抱起来小虎子,给小虎子擦去脸上的泪,轻声道:“小虎子,朱伯伯一定看好你奶奶的病,你放心好了。”

   “呜呜,谢谢朱伯伯。”

   小虎子一听朱伯伯能治好奶奶,禁不住的又笑了起来。

   陈雨馨看着小虎子的脸上还挂着泪珠,忍不住把小虎子抱在怀里。

   城里的孩子,在这个年龄,正是躺在妈妈怀里撒娇的时候,而小虎子却自己能上山捕捉各种毒虫子,给奶奶治病,这让陈雨馨很是感动。

   “小虎子的奶奶什么病?你朱圣手都治不了?”

   欧阳志远看着朱文才。

   “小胡子的奶奶,早年头部受到过伤害,脑子里有东西,日积月累,压迫神经,很早的时候,就疯了,我的药物,只能起着镇静作用,延缓疯癫发作的时间,要想根治,必须动手术,取出脑子里的异物,但老人家的年纪大了,就怕经不起折腾。”

   朱文才看着欧阳志远道。

   “我去看看吧。”

   欧阳志远看着小虎子含着泪的脸蛋。

   “你不是要到石头城吗?正巧,小虎子的家,就在石头城,下午,就让小虎子带你们去吧。”

   朱文才道。

   “什么?小虎子的家在石头城?”

   欧阳志远心道,这也太巧了吧。

   “对,就在石头城,有你去看看,我的这些药,就不用再服用了。”

   朱文才给小虎子奶奶用的药,里面有几味很贵的药物,用来压制老人家疯癫的发作,这些年来,花光了谢抗日所有的积蓄。

   欧阳志远抓过朱文才给小虎子奶奶开的药,看了看,微微点了点头道:“我们这就去。”

   “欧阳叔叔,你也会看病吗?我奶奶的病能治好吗?”

   小虎子看着欧阳志远,纯净的眼里露出强烈的期盼。

   “小虎子,你放心吧,您奶奶的病,包在你欧阳叔叔身上了。”

   朱文才看着小虎子道。

   “小虎子,叔叔这就和你一起去看奶奶。”

   欧阳志远给虎子擦去泪水,抱起虎子看着朱文才道:“我们这就去石头城,你帮我查探安在喜的进货渠道。”

   “安康药行的老板安在喜?”

   朱文才惊异的看着欧阳志远。

   “对,他卖假药。”

   朱文才最恨的就是卖假药的人,既然欧阳志远这样说,安在喜肯定不干净。

   “好的,我给你查一下。”

   朱文才一边说话,一边把那套官窑青花釉里红的酒具,装进一个专门做好的锦盒,笑呵呵的递给陈雨馨。

   “谢谢朱大哥。”

   陈雨馨微笑着接过这套酒具,和欧阳志远走出药材交易市场。

   欧阳志远和陈雨馨到商店里,给虎子买了两身新衣服,两双鞋子,一个新书包,还有十几本少儿读物。

   这让小虎子高兴的又蹦又跳。

   当两人要给虎子换上鞋子的时候,虎子坚决不换,虎子说,到石头城有一段山路,怕穿坏了鞋子,等到回家,洗了脚再换。

   小虎子没有做过轿车,小家伙在车里,兴奋地东摸摸西摸摸,嘴巴叽叽渣渣的问个不停。

   陈雨馨很喜欢这个虎头虎脑的小家伙,不论虎子问什么,陈雨馨都耐心的解答着。

   去石头城的路极其难走,再向前走,就是一条土路,左边是陡峭的山崖,右边是一条宽阔汹涌的大河。

  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,前面没有路了,轿车不能向前开了,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路。

   三个人下了车,陈雨馨看着虎子道:“虎子,你到崮山镇,就是走着去的吗?”

   “姐姐,我一个人走路可快了,一天就能走一个来回。”

   虎子自豪的挺起小胸脯,忽闪着大眼睛,在地上来回的蹦了几下。

   陈雨馨看着虎子露出脚指头的破旧鞋子,忍不住把虎子搂在怀里,柔声道:“虎子,你真棒!肯定很累吧?”

   从石头城到崮山镇,来回有六十多里地,虎子可是一个八岁的孩子。

   “不累,姐姐,我抓的那些蜈蚣蝎子,卖了钱,就可以给奶奶抓药,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,还认得我,可疼我了,经常抱着我睡觉,给我讲牛郎织女的故事,可是现在,已经不认得我了,姐姐,你说,欧阳叔叔能治好我奶奶的病吗?”

   虎子说着话,一双漆黑的大眼睛,看着陈雨馨,又看着欧阳志远。眼睛里希冀中又露出一丝担心。

   陈雨馨疼爱的拍了拍虎子的小脑袋,笑着道:“虎子,你欧阳叔叔的医术很好的,绝对能治好你奶奶的病。”

   小家伙一听陈雨馨下了保证,高兴地又蹦又跳,大声喊道:“噢,噢,太好了,我奶奶快好了,又能给我讲打仗的故事了。”

   由于前面没有大路了,欧阳志远只能把车子找个安的地方停好。

   欧阳志远把给虎子和他奶奶买的礼物都背在身上,和陈雨馨走上了小路。虎子在前面蹦蹦跳跳的一路小跑。

   陈雨馨没有走过这么远的山路,半小时后,就已经香汗淋淋,气喘吁吁了,而且脚下磨了一个血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