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7_a543

   新的失婚拍成了三十多集的电视剧,说实话,剧情还不错,只是演员选的不好,杨可可天生就长了一和高傲的脸,说实话,她也是实在是拍不出来这样委屈的电视。

   哭不像哭,笑不像笑,而且也是不由言欢当时那样敬业,虽然剧情是变的更加的有血有肉了一些,毕竟里面很多的情节也都是电影里面所没有的,但是,这样的有血有肉,却是因为一个杨可可,而变的有几分多余了,也是观众反感,更是不买她的帐。

   杨可可不能说不红,其实也是挺红的,另一种红,一种负面的红,而且这种负面的形象太多的话,就没有人喜欢找她做代言了,都是找她代言,以后就连货也都是跟着要卖不出去。

   所以现在的杨可可都是在一种负面的氛围之内,可是又是没有办法,甚至她现还要再是翻一部言欢以前演的片子。

   “你为什么总是让我去翻拍言欢拍过的?”

   她实在是无法忍受这样的生活了,她不是言欢,她是杨可可,她不会成为第二个言欢,可是现在为什么总是将她往这条路上引,她到底做了为什么,为什么要这么对她?

   “你不是一直想要超越她吗?”

   电话里面的声音仍是那样一幅让人不喜欢的语调。

   “我是想过,可是却不是成为她的影子。”

   杨可可几乎都是冲着电话吼了起来,而且也不是用着这样的方法,就算是她把言欢的片子都是拍完了,那又怎么样,最后还不都是一样,她比不过言欢,她用什么跟言欢相比,言欢都是两界的国际影后了,百亿的票房女王,而她就连一亿都是没有,不要说国际影后,她现在就连一个最佳女配角关都是没有拿到手上。

   “你赢了,她就是你的影子了。”

   那边的声音虽然不大,可是却像是针一样,一根一根的刺皮了皮肉,生生的扎进了杨可可的心脏里面。

   随风舞动漂亮美眉图片

   “可是我现在根本就比不过她。”

   杨可可就没有感觉自己能赢,她有什么本事去赢。

   “那你……”

   那边传来的冷笑声,几乎就是让杨可可当场就抛弃自尊。

   “我怎么样?”

   “你就只能成为她的影子。”

   “你到底想要做什么?”杨可可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想法,这个人,这个神秘人,不是为了她,而是为了言欢而来的,只是这个人是谁,他到底是谁?

   “我要做什么?”电话那边再是传来了一阵怪笑声,“我要做什么,你不是早知道吗?能让言欢心里不痛快的,我就会去做,能让言欢的不舒服的,我也是会做,可是谁让你没有本事呢,你也没有本事让她不痛快。”

   杨可可那边,双手用力的几乎都是要将自己的手机给捏碎了。

   “现在你还有一个机会,就看你愿不愿意?”

   那边的人再是幽凉凉的开口,这不是提议,而是命令,也是威胁。

   砰的一声,扬可可挂断了电话,她不会再是为那个人做任何的事情,她不想再是听她的威胁,只是现在,她想起自己的处境,几乎都是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。

   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。

   哪怕是她现在想要退出这个圈子,可能都是没有人愿意。

   而她也知道,如果有一天她离开了,她会过的比现在还惨。

   那个人不会放过她的。

   外面的天突然阴暗了下来,明明早上还是春光明媚,可是不过就是半天的时间,天就阴了起来,可能马上就会有一场暴风雨,也有可能就又是到了海市洪讯时期,每一年海市都是如此,平静了太久的海江,总是喜欢在这一个季节发上几次的脾气,不知道是因为人们肆意破坏着环境,还是因为日子过于平静了,就连海江也都是不愿意放过。

   而一次的海市的洪水很多人还是记得,而很多的人可能都是不会忘记,那一次海江的洪水到底冲毁了多少房屋,又是死了多少的人。

   “这是什么?”陆逸指着几台机器问着言欢,“这是做什么用的?”他拿过了货单,都是英文的,这是从国外进口的机器吧,他要来做什么?

   “你一会就知道了,”言欢卡的一声就已经将机器给装好了,再是清洗了过后,然后打开了一边的柜子,从柜子里拿出了很多的杯子,都是一次性的纸怀,还有原料,有牛奶,还有一些其它的东西,只是东西太多了,就连陆逸最后也都是看的有糊涂了。

   言欢将这些东西都是按着比例放在了机器里面,等了一会,然后拿过了纸杯接了一杯,放在了陆逸的面前。

   陆逸接过了杯子,刚是喝了一口,就知道这是从哪里来的了?

   他捏了一下言欢的脸,“你又是把人家的绝活给学来了。”

   “是啊,”言欢也是给自己倒了一杯,“我知道你是最喜欢奶茶的,这是我们这些年以来喝过的最好喝的奶茶,所以我就去找了老板了。”

   “他愿意教你?”陆逸将一杯喝完,自己再是接了一杯,就坐在了一边的再是一口一口的喝着。

   “当然,”言欢靠在柜子上面,可是对此十分的得意的,“他是我的影迷,你知道他多么好说话吗,他就和我拍了一张照片,然后就把看家的本事都是教给我了。”

   陆逸摇摇头,亏的言欢现在还是得意,却是不知道,她可上给人家免费打了一通国际广告。

   国际影后的言欢最喜欢奶茶,又有多少人是慕名而去的,不过有可能言欢是知道的,但她还是这样做了,不是因为别的,而是因为这是她丈夫爱喝的,她就算是为别人真的拍了一通免费的广告又能怎么样,毕竟人家都是说,千金难买心头好的。

   而且这还不是她的心头好,而是陆逸的。

   陆逸拿过了桌上的话机,给于波打了一通电话。

   “于波,是我。”

   “陆先生,您有事吗?”于波一听到陆逸声音再也热情不过了,没办法,他这天天混吃混喝的,每天都是可以从他们的大检察官那里给弄来一些东西吃,而他都是有好几个月的时间,没有出去吃过饭了,上次陆逸出国,他吃了好几天的食堂,吃的都是想哭了。